導演侯孝賢

這次參與「10+10」計劃的心情?

心情啊,心情…因為5分鐘嘛,我因為前幾年坎城60週年的時候拍過3分鐘,其實我拍過很多廣告,所以大概我知道大概就是一個狀態而已,一個情境啦這樣講,所以沒多想啊,反正它就會在我腦子,然後你碰到什麼東西它就會反射,有一次就跟三視的總經理黃文英,就是我那個美術,她有一次在公司聊,她聊到她父親,主要那次是拍金馬獎的CF,她就講說,不是她父親是她的祖父很多事情,所以我後來拍的那個其實是根據她祖父的概念,還有就是根據阮經天的造型,各種各種造型,然後這中間呢,她有提到就是他們每年清明的時候要回去掃墓,好像是去年還是前年我忘了,他們有確切說就是她媽媽就會留手尾,她媽媽的媽媽給她媽媽的金條,一些金項鍊,「這個是誰誰誰,北港車站那個阿公」,可能是外祖父吧,「叫誰要留給妳的,還有妳小舅他們剛開放的時候去買的」送給她媽媽,她媽媽留給她,其實這是一個傳統,那我娘家,我太太那邊也有,那是從大陸帶來的,假如說是比較大的家族更注重這個,對於女孩子要出嫁了,做父母的尤其是母親,通常就會給這種手尾,手頭留的這種她自己的首飾、私房錢、手尾,基本上都是黃金,我想這個概念其實是,這個馬上就進我腦子裡了,很有意思,而且是一百年嘛,一百年拍這個正好啊,而且又是黃金,所以我就取了《黃金之弦》嘛,其實意思就是一個價值,也是一個傳統,很溫暖的一個傳統,你看唐朝的東西也是一樣,比如說紅豆厝,娘家那邊就是一直會關心女兒,意思是這樣,就拍了。

 

為何選擇苗栗銅鑼做為拍攝場景?

你有這個想法之後,你就要想場景了,什麼地方、什麼場景,最方便就是說因為那是以前天文他們家的外婆家外公家嘛,拍《冬冬的假期》的時候,《冬冬》在那邊拍過,那個地方已經變成地方的文化局還是文化什麼的公共財,她的舅舅還住那邊,所以最方便,我拍過我知道那邊那個味道非常不錯,所以就以那邊做場景,它比較老,1947年蓋的,她外公從南洋回來,他是醫生嘛,有去南洋,二戰的時候日據時代,回來就蓋了醫院,也50幾噢60幾年了,我感覺那是個老傳統的房子,所以很適合。

 

您對205分鐘短片一口氣放映有何想法?它的順序安排會造成觀影上的影響嗎?

這要調整啦,這還是有觀片的經驗,所以我們是找廖慶松來調整,排列次序,基本上就是觀影上這一定是得,就像你剪片子同樣道理,所以這還好,反正大家都知道是20個導演拍的,又不是一部片,就像坎城放那個一樣的道理啊,大家都知道,可是大家很好奇這幾個導演到底是怎麼樣。

 

請您以金馬執委會主席的身分,對其他19位導演和所有觀眾說些話。

因為一百年嘛,20個導演一人5分鐘,剛好100分鐘,這是執行長他們討論出來的idea10+10=100我感覺很好啊,很有意思,而且今年做也特別有意思,因為今年的電影整個起了一個很大的變化,就是市場,市場的起來其實是有客觀條件的,大家努力了很久,終於抓到一個就是網路,網路的宣傳,這種宣傳是互動式的,參與性很強,它不像以前的世代,我們以前一定要打電視廣告,你不打電視廣告就是什麼都沒了,你要靠報紙可以,但是要很大量,現在媒體已經變了,網路上的新聞,等於是以前的主流媒體現在還存在的不管是報紙還是電視,他們要去catch,所以你要做得很好,基本上就是把傳統的媒體抓進來了,然後新的媒體在網路上,這是個趨勢,所以電影才會蓬勃起來,所以我感覺很有意思。

 

演員舒淇

在這個特殊計劃中,和侯導合作的過程和感想?

跟侯導合作那麼多次,其實我還滿習慣的,比較輕鬆舒服一點,只是這次跑來銅鑼這個地方,這個跟侯導一樣老的一個歷史建築,味道有點像我小時候去我奶奶家的那種感覺,回家的感覺,這種感覺還滿特別的,有一種回憶起小時候的一些在外婆家的片段,滿有時光機器的感覺。

 

請談談這個角色,最要掌握的部份為何?

整個角色就是在講一個傳承的故事,一個中國人的傳統,金子啊,黃金之弦,就拍半天而已,最主要是侯導他能夠抓到一種感覺,而且梅芳阿姨她可能我們之前合作過很多次了,演母女也很得心應手了,所以今天的重點好像是黃金,跟我們比較沒有關係。

 

對你而言,什麼會是「台灣特有」?

台灣特有的人情味吧,我覺得跑全世界那麼多地方,或許自己本身也是台灣人的感覺,就很多味道,而且台灣人我覺得都滿熱情的,滿善良的,滿純真的,滿可愛的,這個是台灣很特有的味道跟特色,還有就是吃。

TenPlusT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