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沈可尚

此次參與「10+10」計劃的心情?

我接到聞老師電話那一天,我想一下那個心情,老實講,心情上有一點點與有榮焉的感覺,我的意思是說,好吧,之前看過坎城週年,然後這麼多部《十分鐘前》、《十分鐘後》、《巴黎我愛你》等等各式各種小短篇組合而成的片子,一直都覺得看那種片子很過癮,好像沒有包袱,反正本來就沒什麼商業市場,每個導演都把他自己我覺得是基因吧去釋放出來,知道這個計畫,可以參與的確是有與有榮焉的感覺,這是比較外在的,比較內在的就會覺得,終於有一次機會可以亂搞,搞一個自己認為可以去講台灣的方法,我知道它跟建國百年有關嘛,總不能跟建國百年沒有關係,但那個關係要怎麼建立怎麼表達,我覺得很自由,心裡面是暗暗竊喜終於可以沒包袱,好像回到大學的時候做作業,老師出了一個題目,你就得用你的方式把這個作業做好,老師會問你這個作業為什麼這樣做,你就滔滔不絕地講,很像回到大學時候,老師出了一個大作業,你得把它好好玩得很開心,所以還滿高興的。

 

為何選擇以此主題與場景呈現「台灣特有」?

我收到問題時就想「台灣特有」這實在太難定義,應該是說我覺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東西是某個地方特有的,但是可能有一種東西是每一個地方在那個當下、那個年代需要的,或者說是可以反映那個當下的,我是用這個去想「台灣特有」,直覺就會聯想到,我想去反映現在台灣的處境,表面上我好像是在講一個「如常生活中的無常」,實際上片子剪出來,我相信有一部分的人應該會有一點感應:它大概是在反映台灣的現實狀態,那狀態是台灣獨有的,台灣很麻煩,一直被迫選擇要在一個比較冒險的範圍,還是比較安全的區域,台灣被迫,我們也是在這樣的處境中成長,尤其到了現在這個當口,大國崛起,我覺得你會知道我們這一代必須要做一點選擇,免得到下一代還停留在「我們是在一個安全區域」的幻想,我會認為這是現實台灣特有的處境,這還滿符合的,我在設定角色的時候,我完全就是寫「如常生活中的無常」,因為有一天我坐在公車上,滿早之前的記憶,然後真的有人敲門,那個很好很好的司機就不讓他上車,那時我心裡就有個念頭是,如果這個人真的很著急,為什麼不讓他上車,一定要規定得這麼嚴苛嗎,難道這樣就是對的嗎,那時候我就開始多所聯想,開始和台灣的處境有點連結之後,車上角色的設定、他們的行為、這個世界的樣子,就開始一一浮現,愈來愈覺得其實我是在講一個反映台灣現實狀態的片子,我自己設定是10個觀眾裡面,如果有2個看出來我就很高興了。

 

談談選角過程與兩位演員的表現。

選角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我一開始就覺得我想要找素人,全部都是沒有演過電影的,但因為我時間太急迫了,找不到非常非常恰當的素人,我第一個告訴製作team的,就是我要找全台灣適合演戲的女公車司機,為什麼是女生,尤其是績優駕駛,她有很多的行為是可以被理解、被觀眾參與,如果是男司機,很多事情就不一樣了,找了我才發現台灣有好多年輕的女司機,最小的就是幫我們替身的那個女司機,她才快滿22歲,我問她為什麼會去當公車司機,她回答得超簡單,她說「我從小就想要開大車」。但是素人真的不是很好找,我真的去跟他們碰面,就發現你真的叫素人要在這麼快的時間內去做表演,真的很困難,時間太短了,所以就去找劇場演員,乘客裡面每一個都是劇場演員,後來女司機一直沒有出來,是有一天我在看DVD,看到《命運化妝師》和《消失打看》,看到欣穎跟少懷,欣穎給我一個感覺,就是她的氣質其實滿怪的,她可以很台,也可以很女性,也可以很男性,也有一點神祕,也可以有一點無趣,她有比較複雜、難被定調的氣質,而且我覺得她的表演是屬於很不內在的、很身體的,我就覺得還不錯,我就想像如果她被丟進來,那這個片會變成有點奇怪的片子,就不是太合理的片子,想著想著就覺得這部片有一點預言感,當這個調子出現的時候,開始起化學變化,包括片子的拍法和最後可能會出現的樣子、顏色等等,一路原本從寫實戲劇,開始一直變變變,我在看《命運化妝師》時就對少懷有點印象深刻,因為我原本以為他會有點油,但其實他在裡面相當中規中矩,而且讓人好奇,因為他長得其實很善良,又有一點神經質,我就是很不希望演拍打車子那個男生看起來是一種典型,我希望他是一種模糊的人,我一看就覺得要找他,欣穎跟少懷是那時候出來的,一個有點神經質又長得善良的男生,去破壞看起來有點平板、淳樸、守規矩的女性年輕司機的好習慣,然後車上那些賣菜的老婦人、對生命已經沒什麼熱情等領退休金的中年男子、每天在孜孜倦倦相信知識可以改變世界的女學生,和對未來充滿期待即將臨盆的孕婦,這個車上的雛形開始出現了,它似乎都代表了台灣某一些人對這個土地的信念或想法,這個司機好像要帶領這一車人往前走,包括像下雨,大可不要下雨,下雨好麻煩,但下雨對我來說有那種預示或者警訊的意味,就是世界開始有些變化,然後一個很守規矩的人遇到的處境,她在莫名其妙的狀態下做了一個判斷,結果這個判斷最後她不曉得是對還是錯,這種種都讓我覺得更貼近我想要反映的台灣現狀的想法,以前沒有這種感覺,但可能到了一個年紀,覺得我們這一代有一點義務要去替台灣的方向去想、參與這個問題,不能一直待在安全地帶,自己騙自己「維持現狀」,我覺得那是滿荒誕不負責任的一代,可能有一點政治,但那是我認為台灣獨有的一個問題。

 

在現場怎麼和演員合作?採用哪種溝通方式?

比如說少懷,他一開始的表演我就覺得錯了,應該說方向不太一樣,他是用本能在表演,而且非常賣力,但是那個賣力會讓人覺得他是一個只想上車的人,而不在詮釋一個被外力脅迫而逃命的人,那兩者的表演層次不太一樣,少懷修正非常快,他修了3take就修完了,他深深知道那個東西的差別;欣穎就非常身體,她是屬於眼見為憑、溫度為上的那種,所以現場要給她一定程度的punch,她就會出現一些簡單的狀態,我要簡單的就好,也不要太戲劇性的東西,她一開始膽子很大,前一天就下去開公車,她根本就沒有開過打檔車,連駕照都是學習駕照,連自排車都有一點兩光,那天早上練得很順,製片打電話跟我說欣穎很厲害,幾個鐘頭就練好,我一下去看,她卻一直熄火,欣穎就走下來跟我說她橡皮筋斷了,離合器練了一天就完全抓不到一開始的感覺,我就知道完蛋了,隔天就要拍你還不會開,後來想想又怎麼樣,我們是影像的工作,可以用影像組合跟語言來傳遞同樣的訊息,所以又重新改變拍攝方法,我覺得欣穎的表演其實是比較身體性,她需要一些溫度跟聲音跟刺激,她每拍完一個take她都覺得那個緊繃讓她很不舒服,但是那個緊繃是需要的。兩個人的表演方法不一樣,少懷我覺得是他有很多方法他會選一個,欣穎就是好好好來來來,直接來的這種;劇場演員比較麻煩是你要一直壓,他們很容易爆炸,爆發型演法,明明那就不是現實中的人嘛,現實生活中的人就是面無表情、無所心思,即使心有煩惱也是很清淡地寫在臉上,所以反而是要一直去壓制他們,他們會覺得好難喔,到底什麼叫做不表演,我就偷偷錄monitor告訴他們「剛剛沒roll的時候你長這樣,roll了之後長這樣」,他就「對耶」,也一直在壓制攝影師情調式的東西,一直把情調都壓光,我想要拍很無聊的東西,一定要很無聊、很冷靜,再來就是下雨,要讓一個公車下雨是很麻煩的事,製片組用了一個很詭異的方法,把花灑架在車子的邊邊,340個花灑,就可以邊開車邊一直下雨,這次很好玩就是前期再弄腳本裡面的語言,拍攝的時候在弄演員跟解決下雨問題。覺得5分鐘好難喔,實在有夠短的,第一天都是車拍,在苗栗苑裡小鎮上一直走,第二天就在一個路口,在苑裡稻田中間的雙線道,非常簡單的片子,應該出來是很古怪的5分鐘。

 

演員謝欣穎

參與金馬10+10 系列短片的心情?

我覺得自己很榮幸可以參與這次影展,尤其是只有20位導演,都是台灣最厲害的導演,能夠被看重其實還滿開心的,而且這就有點像有一年坎城影展,也是10位還是20位全世界的導演,我光看到裡面的演員,不管是幾分鐘也好一小段,身為演員會覺得很幸福。

 

如何努力去勝任這個角色?難度為何?

還滿興奮的,因為自己開車現在只有學習駕照,而且又是自排,手排車對我來講就已經是很困難,再來又是要那麼大一台公車,公車上要載那麼多乘客,那是一個責任感,不管有沒有封路,對我都是一個挑戰,對別人是危險。我要先感謝一下這邊的美雪,她是我開車的替身,因為我沒辦法轉彎跟上路,我有來學一下,但其實還滿難的,我問她為什麼想當公車司機,她才22歲而已,一個女生,她說因為她喜歡開大車,聽到這個原因我覺得很特別,一般公車司機可能會回答「就是糊口飯吃」或「我想為大家服務」,但聽到一個女生這樣講,我覺得我應該要向她學習那種想法再來開車,比較能說服我自己為什麼可以當公車司機。

 

演員張少懷

參與金馬10+10 系列短片的心情?

這次還滿特別的,以前電影沒有過這樣的組合,就是有20個非常好的導演一起拍一個片,今天拍都還滿有趣的,所以我可以參加還滿開心的。

 

拿到劇本後準備了哪些重點?

這是一個短片,非常短,導演給我劇本的時候也沒有說明角色背景,我只能自己去想這個角色為什麼會跑?他是誰?我想了很多種,他可能是欠錢,或者是詐賭被抓到了,或是火拼落單一直被追,或是其實尿急也滿恐怖的,你如果尿非常急,看到100公尺有個廁所,進去然後門是鎖的,我覺得也非常恐怖。

 

覺得自己表現如何?和欣穎再次合作的心情與現場趣事?

跟欣穎之前在《命運化妝師》就有合作過了,跟她對戲還滿順的,欣穎是個非常好的演員,跟她對戲可以讓我感覺到非常放鬆,非常的自然,我覺得都很好,我還算很滿意自己的表現。剛剛因為要在很急的情緒裡面,也沒辦法顧到那麼多,就是非常急地拍打,不小心拍到公車的螺絲接頭,所以手就噴血。

TenPlusT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