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侯季然

此次參與「10+10」計劃的心情?

能夠參加這個計畫當然是覺得很榮幸,在金馬第一次有這樣的計畫,找20個導演,可以在20個裡面,有這個機會很開心。

 

為何選擇以此主題與場景呈現「台灣特有」?

其實我心目中有非常多台灣特有的東西,有很多個片段、很多成長過程中記得的味道,或者是一些聲音、一些場面,但是它的格式又是5分鐘,就花了很多時間去想,我的腦袋裡面有那麼多,到底要選哪一個拍最符合5分鐘的長度,想了很久,4月初的時候才定案,想要拍小夜曲這個故事其實有一些淵源,我從2007年開始一直在做台灣流行音樂史的記錄,訪問了非常多的前輩、音樂人,紀露霞老師我之前訪問過,覺得她非常有趣,她現在還這麼有活力地活在當中,我覺得是一件很珍貴的事情,紀露霞老師是台灣二次大戰前後,第一個最著名的歌后,她那時候被叫做寶島歌后,留下非常多的錄音作品,但是因為戰後五0年代是廣播的年代,沒有電視,一般報紙刊的照片因為印刷的關係,不是很清楚,紀露霞在五0年代是全台灣的人都很熟悉她的聲音,但不太知道她長什麼樣子,我之後做紀錄片訪問她,從她口中聽到非常多那個時代有趣的事情,包括在廣播電台要如何把歌曲播送出去,可能是要現場演唱,可能是唱之前譜才來,很多那個時候才有的事情,我覺得非常有趣,我那時也是因為要做這些流行音樂的口述歷史跟紀錄片,翻了非常多早期的資料跟文獻,其中有一個小段落一直留在我的心裡面,一直很想把它變成一部電影,我看到一篇關於廣播的報導,說民國40幾年的時候,收音機不是很普遍,一般的人家戰後很貧窮,不一定買得起收音機,大家都會集中到幾個地方去聽,可能是這個人家、這個雜貨店有收音機,大家就會時間到了圍在那邊聽,有幾個固定放送的地方像是新公園的放送亭,就是一個很著名的,這個放送亭其實是從日據時代一直留到現在,到現在都很完好地保存在新公園,我就覺得它是很有趣的東西,加上之前訪問紀老師留下的印象,看報導說放送亭最有趣的,就是那時候很流行廣播劇,大家都會每天追廣播劇的進度,報導寫到一個台灣早期的劇作家,他自己寫廣播劇的劇本,然後在電台被採用播出來,但是他家裡沒有收音機,都是跑到新公園去聽自己的劇本被播出來是什麼樣子,我就把這個畫面一直留在心裡,覺得是很有味道的一個場景,很想把它變成電影故事,剛剛說腦子裡有很多故事,最後選了這個小夜曲,其實有一點點捨不得,因為我很想做成更長的故事,但後來因為5分鐘的關係,所以寫出來現在5分鐘裡面的樣子跟我原本設想的不太一樣,但都是濃縮在新公園的放送亭這個場所,還有廣播電台,還有我認識的紀露霞老師,說得很俗氣她就是國寶,我很想放在這個5分鐘裡面,會選《綠島小夜曲》因為它是台灣戰後第一首本地創作的國語流行歌,戰後其實流行了比較多台語歌,紀露霞老師也唱非常多台語歌很有名,那時候的國語歌大家都是唱上海時代,周璇、白光的國語歌,那時候非常多大陸的音樂人、媒體人移到台灣之後,其中就包含了周蘭萍先生,他在中廣工作,他那時候就想到以台灣景色,像椰子樹、夜空、月亮、南國風光、夜晚的寧靜寫一首小夜曲,這個歌其實是在1954年被放送出來時,真正誕生在台灣土地的流行歌曲,可以說是戰後的第一首,這首歌也非常受到歡迎,再加上我訪問紀露霞老師時,她講了很多當年的事情,我們現在認為的紀老師是台語歌手,其實她是國台語雙聲帶,而且是中廣公司的特約歌手,當時還有像紫薇等,紀老師說她當時在中廣的錄音室裡面,是有樂團,有周蘭萍老師指揮,那天就是周蘭萍老師寫了《綠島小夜曲》這首歌交給她,她就現場唱出來,我聽紀老師這樣講,我就想像她把《綠島小夜曲》唱出來,一個本地全新的歌曲,透過廣播放送到島上很多人的耳朵裡,我覺得是一個很棒的情境,紀老師現在的狀況非常好,唱歌的狀況也非常好,所以決定要把她唱歌的神情拍下來,我要講的是五0年代的故事,所以就有這樣的安排,有一個演年輕時候的她,一個是她現在的樣子。

 

「公園裡的男人」一角如何和這首歌的故事呼應?

因為這是穿越了60年的事,在故事裡有這首歌跟放送亭,這個聲音跟場所都是很重要的,會吸引我拍小夜曲,其實也是因為新公園裡面的放送亭,它已經將近100年,所以圍繞在這個放送亭旁邊聽歌的人,他的樣子的改變會是我想呈現的東西,這個歌曲就是從電台放送出去到每一個人,穿越了那麼多時間,那二二八公園也是台北市裡面一個很重要的場景,是很少數在城市裡面沒有怎麼變過的最老的公園,從以前大家在裡面乘涼聽歌,到後來六0、七0年代放送亭不作用了,因為大家都買得起收音機,旁邊的人現在大家記得的,就是像白先勇或朱天文有寫過,從這個年代開始就是同志流連的地方,很多在現實白天的社會裡面沒有辦法表現出的東西,可以在那裡有一點小小的紓解,我覺得這也是新公園不應該也沒有辦法被忘記的歷史,從60年前到60年後,什麼樣子的人在放送亭旁邊最能代表現在的當下、最能代表這個時代?所以我把他設定是一個同志的角色,這麼多同志在新公園消耗掉這麼多夜晚、這麼多盼望、尋找、等待,沒有目的的等待,這樣的情景是新公園很重要的記憶,這次10+10=100這個計畫,我自己把它當作一個很難得的時空膠囊,因為我總覺得以後的人會從這邊來看民國100年的時候,我們記憶中想把什麼東西放在電影裡,給以後的人看現在的台北。

 

除了短片裡提及的歌曲和場景之外,您認為還有什麼是能跨越時空、接近永恆的?

我覺得是記憶吧,它很微妙,它通常都是我們會好好珍惜、不要忘掉,可是有時候我們會發現這些記憶都經過扭曲,我常常經過某個地方,想要記住這裡發生的事情,可是多年以後又來到那個地方,發現怎麼跟我記憶中的配置完全不一樣,我覺得記憶有點像電影,我們會把它拍成電影放在腦袋裡面,可是都是經過自己改變的,要說什麼東西可以流傳得很久,這樣說記憶的話又不是很精確了,我覺得是心情,因為它總要附著在一個東西上面,可能附著在你腦中的記憶而留下來,有人把它寫成一首歌,有人寫成小說,有人拍成電影做成創作,可是為什麼會想留下記憶,都是為了表達你的心情。

 

演員紀露霞

請談談受邀演出的經過。

先是我嚇一跳,怎麼會找上我,我心裡想應該是找年輕人,我年紀這麼大了,竟然還來找我,還有一點是說,我知道剛好是100年很多慶祝的事情,我覺得也很榮幸,《綠島小夜曲》其實我是開頭唱沒有錯,可是唱片是紫薇先唱的,因為紫薇姊姊她已經不在了,所以變成我來代表,我就唱這首歌,因為侯導演他邀請我參加這次的金馬獎,我想說不簡單,能把《綠島小夜曲》這首歌重新再唱,能夠重新再獻給各位觀眾,我覺得是非常好,同時也是歷史能留下的,所以我就欣然答應,當然也很榮幸又很驚喜,因為年輕人跟年紀大的不一樣,我想說既然這首歌這麼老,應該老的人來唱沒問題,就開始籌備。

 

導演跟您溝通的過程中會表現出歌迷的樣子嗎?

我總覺得我真的很敬佩侯導演,年紀輕輕竟然喜歡老歌,有些不敢相信,表示侯導演非常有深度的眼光,我真的很高興,當然他也跟我講了一下子,先是我不敢答應,但我想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同時又是做為紀念,又可以長存,讓人家知道《綠島小夜曲》這首歌它的內容、它的受歡迎、它的令人懷念的曲子,所以我就欣然答應。

 

當天拍攝時的造型、場景有沒有任何令您印象深刻的部份?

這首歌是老歌,等於是拿過去的場景來做,我的衣服都沒辦法穿,一定要另外定裝,定一些過去歌星唱歌那種情形的服裝,所以我也去稍微定了一下,本來是還好,可是想不到說要我縮腹,我平常唱歌是不穿緊身的東西,一下要我穿緊身的讓我歌唱不出來,我真的有點害怕、有點緊張,畢竟這是要長久留下來的,是要紀念的影片,所以我愈緊張愈唱不好,我跟侯導演講過,我自己在想為什麼我平常歌唱得還不錯,為什麼那天唱得那麼醜,原來是我肚子餓了,我是以吃飯來做我的力氣,那天已經拍很久了,肚子餓了又把我勒緊、把我綁住到我沒辦法呼吸,所以我唱歌就很困難,總覺得不像平常唱得那麼順、不太如意、不能得到我想像的那麼順,所以有一點失望,我跟侯導演說如果真的不行的話,畢竟這是很多導演在參與的金馬獎計畫,我希望能夠好,不要讓侯導演為了我而有一點失望,也可以說是愛好心切,希望我們這一首《綠島小夜曲》能夠很圓滿、很美好地成功。

 

當天穿回舊式的服裝、回到舊時的場景,有給您回到青春歲月的感覺嗎?

那時候我人很瘦穿起來很輕鬆,我以前就是穿這種衣服,比如說腰很小、蓬裙,那件衣服讓我回想到以前唱歌的情境,真的是很不錯、很好,給我一個機會回味往事。

TenPlusT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