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陳玉勳

此次參與「10+10」計劃的心情?

我脫離電影圈很久了,10幾年,去年因為回來拍《茱麗葉》,後來金馬獎也找我拍去年金馬獎的廣告,拍完以後突然變成他們什麼都想要找我,後來他們告訴我有這個計畫,找20個導演,一講這些導演的名字我就覺得很榮幸也有找到我,因為裡面有不少前輩,還有很多很棒的新秀,剛開始講說是5分鐘的短片,其實聽到有點害怕,沒拍過5分鐘,我以前拍過30分鐘的電視劇、60分鐘的、90分鐘的、電影,我都拍過,後來這10幾年都拍340秒的廣告片,就是沒拍過5分鐘的,我開始覺得好像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後來又想到說其實能夠跟其他19位導演一起放在一個作品裡面,我覺得這個對個人來講是一個很有意義的事情,好像無論如何都應該做,如果不參加不去做的話,將來老了應該會後悔,雖然它預算很少啦,但其他導演也沒有叫苦連天,那我也不應該叫,就開始戰戰競競地想要寫什麼東西出來,可是自己給自己滿大的壓力,因為這如果是自己的個人電影都覺得還好,可是要跟其他的優秀導演放在一起,就覺得不能太漏氣,尤其自己又脫離那麼久,也有一些人可能對我還有一些期待,我就很用力地寫劇本,想了一兩個以後覺得「嗯,還不錯還不錯」就到處跟朋友講,朋友有人覺得那個好,有人覺得這個好,我就有一個想法,覺得這個5分鐘短片它不是為了商業的,沒有票房的壓力,也不是為了要得獎,沒有得獎的壓力,那對我的意義來講應該是可以大玩特玩、玩得很開心的一件事,這樣才有意義,而不是去交差而已,我看看自己的兩個劇本,覺得這樣好像沒有玩到,就開始想一些我一定要玩得很兇、很瘋狂、天馬行空,至少自己要很過癮,就算沒有人看,至少自己要很爽,ㄍㄧㄣ了45個劇本,從中挑一個自己最滿意的,後來寫好了以後自己就很開心,覺得我這次想的點子不錯,劇本也不錯,開始很想拍,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有熱血,以前拍東西都慢慢沒有熱血,這次突然血很熱很沸騰喔,又迫不急待想要拍它,前陣子就把它完成了,現在在做後期(編註:訪談時本片尚未完成),還是覺得很過癮很開心。

 

故事和劇本的發想過程中,其實並沒有完全跟著「台灣特有」的主軸嗎?

這個主題有一點難想,其實要套上去也很容易啦,我後來寫的這個劇本其實也有一點點台灣人滿熟悉的東西就是洗頭,尤其是一些婦女,從以前的年代到現在,個人工作室或以前那些髮廊,女生們沒事就會去洗個頭,這個短片講的就是洗頭的事情,基本上它還是有台灣的特色在。

 

重量級演員組合當初如何浮現?這三人在現場有產生什麼火花嗎?

我這個劇本主要有3個演員,其中一個我需要的是560歲的男人,要滿有魅力的,他是一個很神秘的人,有一點點特異功能,他是隱藏在都市裡面小角落的一個異人,想想我就覺得,因為我跟柯導很熟,想想好像非他莫屬,直接就想到柯導;女主角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人,從年輕的想到中年的都想過一遍了,這女主角她的本身要有某種特質在,很重要,後來我就直接想到李烈,我覺得她很久沒有演戲,她以前是那麼棒的演員,又是很漂亮的女主角,現在再找她回來演,應該是一個很有意義的事情,而且很過癮的事情,因為想到她,我就稍微有再更動一點劇本,讓她這個角色設定得更完整,連帶去找到柯宇綸,本來我是想請他演另一個角色,腦袋有點空空的人,從頭到尾只有坐在那邊,可是我覺得他這樣子太可惜了,我很喜歡他,他是個很好的演員,找到烈姐以後,我想如果跟烈姐談戀愛那個對象換成柯宇倫,變成是一種姐弟戀,應該是很有趣,而且那個角色更清楚,就確定了是他們3位,他們都很爽快一口就答應,只是拍的過程其實很辛苦,因為我們是拍夜戲,都是通霄在拍,而且在一個密閉的環境裡面,因為要收音,整個都封起來,最近天氣很熱,晚上都是熱得受不了,烈姐很辛苦,我們又幫她做了造型,她實在是很好,什麼都很配合,柯導也是整個過程大家工作得很開心,這3個人彼此就認識,也認識滿久的,加上綸綸跟烈姐滿熟的,又幫烈姐演了《翻滾吧!阿信》,綸綸又很喜歡開玩笑,他一直說「導演,我那場戲烈姐有沒有在我面前?她如果在我面前我一定狠狠啵她!」我說抱歉,你是對著鏡頭演戲,烈姐根本不會在你面前出現,他就很悶;柯導跟烈姐在一起就讓我可以充份感覺到那種電影界的前輩,他們兩個都是我的前輩,雖然烈姐看起來比我年輕,我感覺前輩那種敬業,很認真地在拍一個戲,柯導其實一直記性很不好,他記性不好是很有名的,他來我們這部戲定裝那一天,他剛從泰國玩回來,過兩天換烈姐來定裝,我們在化妝室撿到一本柯導的護照,所以柯導是一個記性很差的人,可是這個劇本裡面他的台詞非常多,從頭講到尾都是他的台詞,我剛開始也滿擔心的,可是在拍的時候,柯導是很厲害,整個很清楚,然後講得很有魅力,還可以做一些很奇怪的表情,跟他們合作真的是很開心、很榮幸,也可以看到柯宇綸年輕人的企圖心,他是熱愛演戲、熱愛電影,有機會就想表現,我很喜歡他,看到他在《翻滾吧!阿信》那個樣子,我就覺得他真的是很有未來的一個年輕人,所以這次跟他合作覺得很好,以後有機會一定要找他。

 

烈姐特別說您分鏡很清楚、拍的速度超快,您自己覺得呢?

我的綽號以前就叫「快手小陳」,其實我拍片一直都很快,我很講究速度,其實這是一個缺點,有時候為了趕速度會忽略了一些事情,其實也不太好,這是一種習慣,因為性子很急,很多東西都事先就想好了,就一直拍下去。

 

演員李烈

此次參與「10+10」計劃的心情?

很興奮,很久沒當女主角,因為勳導的劇本還滿有趣的,是有一點非寫實的,他自己也講說我們來玩個好玩的東西,我最喜歡玩好玩的東西,所以聽了就很興奮,整個造型又非常非常奇特,就盡量把我弄成我這輩子從來沒有做過的樣子,出來大家在現場看到都滿high的。

 

角色的個性和特徵是如何成型的?

看完劇本先討論一下,可是後來主要是定裝的時候,最後勳導選了現在戲裡面的造型之後,好像整個東西都因為那個造型而更明確了,表演的方法討論起來也更容易一些,那個造型真的是很勁爆。

 

針對本次導演、演員組合,有何心情或想法?

這次其實整個工作很開心,勳導我是從來沒有合作過,柯導很好玩,柯導其實很久以前跟他演過戲,我們兩個老是演戲就會湊在一起,常常被人家湊成對,所以跟柯導表演還滿自然的,因為已經有很多次的經驗了;宇綸這樣講會不會雷太多?柯宇綸那個角色,其實我在戲裡反而比較沒有真正接觸到,不能再講了,再講就洩漏太多秘密了,宇綸因為我們拍《翻滾吧!阿信》已經很熟了,所以這次工作真的是很開心、很輕鬆,尤其因為坦白講,5分鐘的短片大家心情上面比較沒有壓力,知道說他就是要玩一個東西,所以我們都抱著一個玩的心情在做這件事情,包含勳導也是,在現場他也拍得非常快,柯導就說「什麼?蛤?拍完了嗎?就這樣了嗎?」有點意猶未盡,覺得怎麼這麼快就拍完了,本來我們預計是兩個大夜班,就是兩天要拍整夜的,結果第二天不到半夜就收工了。

 

和勳導合作,您是否發現他不同面向?

有,阿勳平常是很搞笑的,可是一到工作就變了一個人,雙子座的另外一個出來了,他就整個人非常正經,坦白講因為不管我或是柯導、宇綸,我們都算是滿專業的演員,所以在表演工作那一塊,大家是很容易進入狀況的,勳導我發現他有一個特質,就是他在現場非常清楚,分鏡表都分好了,我們一到現場就把分鏡表拿出來,就很清楚說OK,今天要拍的鏡頭怎麼拍法、有哪些東西,我們就非常清楚,他很快的原因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要什麼東西,所以非常快,他已經把全部都構思好了,我不禁就會覺得說,跟這樣的導演工作第一個很有效率,第二個真的不會浪費太多時間,大家工作起來就會覺得不那麼累,因為拍戲很多時候都是因為等,等很久等累的,而不是因為我們真正在演出時花太大力氣,我覺得都是等累掉的,跟他拍戲等的時間不會太久,所以對我來說是喜歡的、有效率的。

 

您覺得勳導之所以能分鏡分得那麼明確,是來自長年的廣告工作經驗嗎?

我相信拍廣告的訓練應該是滿重要的,但我覺得重點應該還是導演本身吧,他自己對他要做的這個事情有沒有那個想法,那他想得很清楚這個戲是要做出什麼樣的東西,我想也可能只是5分鐘的短片吧,我會很好奇劇情長片的時候他是不是也都可以全部這樣分鏡分得這麼清楚,這東西我有一點質疑啦,可是我沒有問他,下次我可以問他看看。有一個東西比較有趣的,是這個戲呢,我們看劇本的時候就很清楚,其實是一個很驚悚的片子,可是拍完之後我們大家都很擔心觀眾進場看這段的時候,大家會不會一直在笑、當喜劇片在看,因為阿勳實在是很好笑的一個人,可是這個片子真的很嚴肅,真的不是個喜劇片,所以我還滿好奇現場觀眾的反應會是什麼,我自己也很想看,昨天在臉書上我看到阿勳寫說「這片子真的不是喜劇片!」他找的音樂是侯志堅,他說侯志堅看了之後一直在笑,讓他自己也很剉,要是大家都當喜劇片看怎麼辦,我也滿好奇的。

 

您認為片子嚴肅的部分是在於?

不是說嚴肅的議題,它是一個驚悚片,看的時候應該是帶著一顆很緊張、懸疑的、想知道答案的心情,所以大家一定是這樣很全神貫注的,不會有人發笑的,可是目前為止好像每個人看了都在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好緊張喔,那麼久沒有演戲。

 

身為監製您認為這個故事有機會發展成長片嗎?

非常有可能,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勳導的陰謀,但是其實是有可能發展成一個長片,是有潛力的。

 

演員柯一正、柯宇綸

此次參與「10+10」計劃的心情?

宇綸:其實就是勳導找我們拍,本來也不知道10+10的計畫,現在知道了,今天陣仗這樣就知道了。

柯導:因為勳導好朋友,他的劇本也很怪,那我覺得算是很有趣的一個東西,試試看,一通電話就答應了。

宇綸:勳導本來好像要找我演一個白癡,就是坐在旁邊一直吃水餃的白癡,後來他突然說要我演烈姐的小狼狗,我聽了就很高興,跟勳導說下一部武俠片一定要找我當男主角我才要幫你演,跟他開玩笑的啦,後來我就一直跟他爭取說,既然都是烈姐了,我很想跟烈姐對戲,可不可以讓我跟烈姐對戲,他說不行,結果最後我是對著一台機器,而且不是機器是iPHONE,我對著兩台iPHONE演,覺得很可惜。

柯導:他的畫面是出現在我那個理髮廳的回憶裡面,那個魚缸裡面。

 

事前有先跟導演討論過角色的全是與表演方式嗎?

柯導:有嗎?沒有,因為短片就是去就演了。

宇綸:你不是那個嗎?你眼睛要那個。

柯導:那是在拍攝現場,我跟他講說我可以一邊講話眼睛一邊眨,而且只眨一隻眼睛,他就是要怪啦,我也想不出怎麼怪,他覺得他的場景裡面,我的照片出現在清代、出現在國父旁邊,所以我應該已經是一個妖怪了,那個照片其實連我都不認得,他的意思就是說我其實已經活很久了,是個怪人,會把人家的記憶力洗掉。

宇綸:勳導本人很好笑,他非常好笑,我一直以為是喜劇,他說不是的時候我一直都不相信他,我一直覺得不管勳導怎麼拍肯定是喜劇。

柯導:那5分鐘只有一個笑點我覺得。

宇綸:他說後來非常盡力地把所有笑點都拿掉,要拍一個非常嚴肅的東西,但我覺得還是會很好笑。

 

得知這次這麼有趣的演出組合時,有何特別想法?

柯導:我到現場就覺得其實弄得很陰森,也滿美術的,所以我覺得應該是一個很正經的東西,但是我又懷疑勳導會做很正經的東西嗎。

宇綸:很認真的搞笑。

柯導:裡面只有一句話我覺得好笑,但是他拍的這個東西觀眾能懂嗎,我也不知道,因為連我都不懂。

 

柯導現場有跟烈姐對到戲嗎?

有,因為我幫她洗頭,她要我把某一個記憶洗掉,咦,你有在現場演那個頭。

宇綸:現場就是我頭上戴塑膠袋,要假裝是一顆沒有脖子的頭,要動來動去這樣,還滿好玩的。

 

這次共演是否會開啟未來合作機會?

柯導:我不知道啊,有適合的劇本當然可能。

宇綸:滿有可能的吧,因為我爸現在戲比我還多,去年到今年不知道接了20多部,當然這次沒有對到啦,其實我每次跟我爸對戲我都很期待,希望他看到我在表演上面的成長,但是這次是沒對到,有點可惜。

柯導:我怎麼可以批評你的成長,你是表演科系。

宇綸:我只是想說可不可以把我爸的戲都吃光光。

TenPlusT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